致一云 | 同是菜场的生鲜零售、农贸市场待遇为何截然不同?

首页    研发中心    致一云 | 同是菜场的生鲜零售、农贸市场待遇为何截然不同?

科技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互联网时代已迅猛的势态席卷而来,刷新我们对自我的认知,乃至发人深省,对新的世界产生一种新的感悟,觉醒在未来每一天。

两年前,马云第一次提出了“新零售”概念。 “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只有新零售。”两年后,阿里的盒马鲜生落地并衍生出众多生鲜零售店且迅速蹿红造势。

如今,资本巨鳄携滔天巨势来袭,而市场各种生鲜新物种模式遍地开花,处处响着惊雷般的声量巨响,无疑不让人更加期待看到未来人们买菜的生活场景到底会变化成什么样子的。

一面是生鲜零售如火如荼的攻城略地,一面可能就是农贸市场等传统菜市场不温不火的“落寞”。如果抛开政府的大力度推动改造政策外,当下的农贸市场有多少,会真正的“升级、推倒自救”?

随着人们日常买菜的越发便利和多元化,农贸市场的作用和声量已经大不如从前。

面对市场上这些铺天盖地的新买菜场所整洁、高大上环境,以及买菜新服务体验的吸引,人们正不断减小对农贸市场的买菜依赖性。因此,近几年,陆陆续续有许多人都开始呼吁农贸市场在城市里尽快搬离、拆迁。

但事实上,依据某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农产品交易活动中73%是经由传统农贸市场进行的,仅22%是由生鲜超市主导完成的。尽管近几年超市渠道稳步提升,生鲜新零售大热,但是传统农贸市场份额仍是占据生鲜渠道流通的半壁江山。

为什么同是菜场,生鲜新零售备受资本市场垂怜,而占据市场份额仍较大的传统农贸市场却待遇截然不同。

按理说,照国人的传统观念,我们尤爱喜欢对旧事物改造,而很少喜欢专研推倒重来的创新。而就成本来说,对旧事物升级改造的成本也明显要远远低于对新事物的创造成本。

此外,上面的数据也真实的反应着传统的农贸市场依然是农产品交易的大头,为何资本市场却明显冷遇对这一市场的关注,甚至要越过这道市场,而重造新市场,重塑人们的买菜方式?

显然造成农贸市场“冰火两重天”的背后未必全是资本趋利造成的,还有其它原因值得我们关注,比如发展潜力、商业模式等。

不改造,传统的农贸市场未来还有多少发展潜力?先看看现在的农贸市场发展困境:

首先消费升级的助推,造成传统的农贸市场在功能结构上跟不上市场的变化,有些脱节。

众所周知,传统的农贸市场是特殊年代里的特殊产物,是体制经济下的特殊业态,它有着明显的功能指向性。80年代改革开放时期,它是政府调控物资短缺,自由价市的经济杠杆。但是现在人们的物资生活已经极大的丰富,消费升级就是必然的,因为个人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是与生俱来的。

套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讲,当人类基本的温饱需求得到满足时,它必然会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而当下的农贸市场,大多还是保留着传统的原始业态习性,只单论卖,功能粗犷单一,就是坐在摊位上等客户来,关于服务吸引、客户需求分析以及买卖关系之外的维护和功能链接几乎没有。

这种生意模式上的“单调”,农贸市场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之前整个传统零售都是这样子,但是都被电商等新零售模式给好好颠覆“教育”了。

其次是体验经济的兴起,用户自我意识的觉醒,让人们更加热衷于在新的消费场景里体验不同的需求变化。

无论是生鲜超市,还是盒马鲜生这类新型的零售物种,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消费场景、购物体验的变化。在超市有空调、冷藏保鲜柜、追溯智能电子称、消费/库存管理系统等大型设施,也有购物车、购物篮等便利设备,地面上没有脏水、污垢,环境优雅干净,菜品整洁卫生,菜价标识排列有序,而盒马鲜生等有快速物流3公里配送、海鲜食品现加工等个性化特色,这样的“餐饮+买菜+配送”的菜场业态变化,无疑更加让人心动。

而反观传统的农贸市场,大家统一的印象就是环境脏乱差,更被直言是城市的“死角”。进去后怪味扑鼻,脏水四溢,叫人不敢多待,更别谈什么体验。因此零售消费基础设施的落后以及消费场景的“被割裂破坏”,是传统农贸市场现在最大的痛点所在。

再者就是消费人群结构以及消费观念的变化,年轻人不爱逛农贸,爱逛超市,未来,农贸市场消费人群在哪?

现在逛菜场的基本上可以大致分为三类,去农贸市场的多是一些社区周边的大妈、大爷等高龄人群以及低消费人群;而去超市购物的多是一些中青代白领家庭;而去盒马鲜生这类新模式购物的则是90后、00后。

之所以造成人群明显区分是因为消费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变化。比如大爷大妈这些高龄人群多半是已经退休后的人群,他们退休后的生活乐趣要么是公园跳舞,要么就是农贸市场买菜,跟商户谈价还价,而低消费人群就是图便宜。而年轻白领由于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对于品质生活有一定的要求则更钟情于超市;

至于盒马鲜生这类模式,简直就是迎合年轻人体验新鲜事物需求的试玩场。这类人群对贫穷、物质缺乏等压根没概念,他们乐于通过消费,来享受高品质的生活。而且生活方式及价值观较父辈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上,他们的思维习惯、行为方式、社交方式会与上一代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

或许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当这一批年轻人真正成长起来,成为消费阶层的主要人群,已经培养出新的消费观念和习惯的他们,传统的农贸市场该如何适应并吸引他们才是个紧要的问题?

显而易见,种种不利因素和局面都剑指传统农贸市场的不改造,而这也将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传统农贸市场在资本市场上的遇冷。

此外,相比传统农贸市场的太老旧,现在的资本市场更热衷于偏爱塑造新的消费场景,因为这是互联网新时代,这是用户体验就是一切的时代,只有更贴近消费者,才能孵化出更具价值的商业模式。

资本市场现在所喜欢的,所愿意看到的是重塑的商业形态,即改变传统市场的玩法和规则,塑造新的消费趋势,改造源头生态,从而获得更多壁垒资源好掌握未来定价权以及竞争的主动权。而这些,对于依旧保持“传统本色”偏安于一隅的农贸市场明显是不具备的,它太“老旧”,太传统,即便有着不同人群的参插需求,也会第一时间被许多农贸市场现在的环境所吓跑。

之前还有人说,巨头争先恐后抢滩布局的生鲜新零售对标的是超市,但是显然是不完全准确的,从现在的实际消费体验、商业经营模式,以及市场表现来看,生鲜新零售更多的像是对传统农贸市场的迂回宣战,甚至渗透瓦解。

正所谓落后就要挨打,相比于超市,对农贸市场的颠覆则看起来更具杀伤力。因为作为相对“强势市场、弱势群体”的不对等一方,农贸市场的当前所处环境,自然条件,甚至舆论声音无疑都是要落后一些的,而且是很多。

因此综合看来,同样是菜场,生鲜零售市场火热,而农贸市场不受“待见”是有原因的。表面上是农贸市场自身的弱点让人远离甚至避而远之,实际上则是资本市场的不看好,他们更愿意相信新零售场景和消费体验的再造。这一点,就像世界杯上的强队夺冠概率的竞猜一样,在综合实力以及市场表现来看,无疑人人都更看好有实力,甚至于更有潜力的一方。

但对于全国那么多城市农贸市场而言,也并不是说他们的时代已经终结,相反他们仍旧占据着市场大部分的“潜在”资源和传统人们买菜情结的心里主动权,只是说他们的有些管理和发展是与现在的时代前进巨轮是脱轨的而已。

换句话说,农贸市场不应该是当下市场被动的一方,而应该是更主动的一方。主动自我升级、改造,创造出新价值,并向新智慧城市农贸方向靠拢,拥抱新时代,拥抱新市场和消费者,尽快改观过去人们对农贸市场的固有印象才是必然,也是其突围自救的最好方法!

2019年5月18日 15:35
浏览量:0
收藏